央廣網北京11月23日消息(記者王楷)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當地時間22號,遭美國紐約警察無辜槍殺的非洲裔青年的親友在紐約舉行集會,呼籲當地檢察官對這一事件進行全面調查,還死者一個公道。
  22日,紐約民權活動家艾爾·夏普頓牧師、遭警察無辜槍殺的雅佳·格利的親友,以及受害者2歲的女兒在紐約參加集會。夏普頓牧師表示,警方說該事件是“意外”,“但是在案件查明前,我們怎麼知道真相是什麼”,警方需要查清真相再向公眾表明該事件是“意外”。現在我們知道的是這個年幼的孩子永遠失去了父親,而他沒有犯任何錯誤。20號晚上, 28歲的非裔男子雅佳·格利與女友在布魯克林一建築物內漆黑的樓梯間偶遇警官皮特·梁。27歲的梁警官和他的搭檔一起乘電梯到達建築物樓頂檢查,兩位警官一起走下樓梯下樓時,雅佳·格利和女友由七樓進入樓梯間,處於兩位警官下方14個臺階的位置。不清楚什麼原因,這位姓梁的警官突然開槍,擊中雅佳·格利的胸部,送到醫院後雅佳·格利宣告死亡。事發時,這名警官仍然在試用期,任職不到一年半。當晚,他和同是新手的警官肖恩·蘭多在布魯克林一座公寓樓巡邏,他們是“減少暴力加班護衛”的成員,旨在強化該樓治安。紐約警察局長威廉·布拉頓此前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死者格利“完全無辜”,這是一個意外事件。梁姓警官後來告訴其他警察,他是意外開槍。
  目前,這個案件還沒有最終的定論。種種跡象說明,非洲裔青年雅佳·格利的死亡純屬意外。但是據報道,調查人員並沒有直接詢問梁姓警官有關事件,而他目前也沒有受到指控。在美國,似乎這樣的案例不少,而幾乎每次事件發生之後,矛盾都會激化,與種族歧視扯上關係:
  今年8月,一名白人警察在聖路易斯市弗格森鎮槍殺18歲黑人青年布朗之後,一場被認為是美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最為嚴重的涉種族問題的抗議活動爆發,席卷全美多個城市。抗議當中,出現了扔燃燒彈、槍擊、搶劫、破壞和其他的暴力行為。密蘇里州弗格森及周邊地區一度進入緊急狀態。2012年,佛羅里達州發生馬丁槍擊案,當時17歲的非裔男孩馬丁在沒有攜帶武器的情況下,遭社區保安齊默曼槍擊身亡,但最終美國法院判決齊默曼無罪釋放。這一案件曾激發美國種族矛盾,引發美國全國範圍的抗議活動。
  6年前,奧巴馬競選美國總統時,曾宣稱種族歧視這個“美國的傷口”會隨著時間而痊愈。在奧巴馬成為美國第一任黑人總統之後的6年,這個傷口似乎還沒有痊愈。
  金燦榮:他現在成為黑人總統反倒是不太好明確的為黑人說話,因為他必須代表全民,他要偏向於任何一個種族,他那個權威性就受損。所以他已經執政快六年了,但是在種族關係問題上好像他沒有什麼作為,那個過去也有幾個事他也只是這種抱怨,就是認為社會還存在著這個種族歧視現象有一點抱怨,僅此而已。所以就是第一就是他的身份反倒不利於公開的明確的站出來為黑人說話,這是一個弱點,第二個實際上就是說奧巴馬當選以後吧,有一部分白人覺得他的歷史負疚感是有的,就是原來他知道,就是他有一兩百年奴隸人家的黑人,所以他是有歷史負疚感的。但是我現在選出一個黑人總統,他認為這個歷史上就扯平了,所以他那個負疚感、抱歉感就少了,所以這兩個東西,就是他的黑人身份約束了他的公開講話的能力,還有白人多數負疚感的減少,這兩個反倒是不利於這個種族問題的改進的。
  美國各種族之間到底有多麼不平等呢?我們來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整理出的一組數據:
  過去30年裡,美國白人住房持有率遠遠超過非洲裔、西班牙裔美國人,今年,白人住房持有率達到70%,而非洲裔美國人剛剛超過50%。2010年,白人住房持有者的個人資產平均達到21.4萬美元,是非洲裔的2.5倍,是西班牙裔的2.8倍。雖然少數族裔在美國勞動人群中占三分之一,但在2012年,美國的500強企業中,只有3.6%的企業雇佣了少數族裔的CEO。在收入上,1961年,非洲裔家庭收入是白人家庭收入的53%,到2011年,這個數字也僅僅達到63%。在美國第113屆國會中,參議院只有6%是少數族裔議員,在眾議院,也只達到了21%。在教育水平上,種族差距雖有減少,但進展緩慢,2010年,獲得學士學位的美國人當中,70.8%是白人,雖然他們在人口總數中只占到63.6%。此外,數據還顯示,非洲裔美國人進監獄的概率更大。1960年,非洲裔美國男性比白人男性進監獄的概率高出5倍;而到2010年,這個數字增加到了6.4倍,同一年,非洲裔女性進監獄的概率是白人女性的3倍。
  除了種族歧視的老問題,美國華人全國委員會會長薛海培對記者表示,現在美國少數族裔整體占比在不斷的提高,人口專家預測,不久白人反而可能成為少數。在這種背景下族裔之間也出現了新的矛盾。
  薛海培:從整體上來說美國的種族關係應該是在逐漸好轉,特別跟60年代做比較,這個進步還是巨大的,美國今天黑人占12%-13%的人口,西班牙人占17%-18%,亞裔占6.5%左右,其實三個族裔差別是如此之大,能夠穩定在今天的狀況我覺得還是了不起的成就。另外一方面,新的因素很多,美國還有很大的一個問題就是,這幾年經濟越來越差,這個問題也使得原來穩定收入的一些乾苦力的工作黑人還在乾,現在人家不用黑人,使得拉裔的中產階層和黑人中產階層矛盾衝突。  (原標題:紐約一非裔青年被警察無辜射殺 再度引發種族歧視矛盾)
創作者介紹

zp95zpldb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